血红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御九天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师兄帮你把风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黑暗的洞窟中,一个瘦小的身影正猫着身子缓缓前行。

借着洞壁上青苔的幽光,能看到前方有两个战争学院的家伙正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休息,在他们身旁有两只绿脑袋的怪物已经被解决掉,尸体千疮百孔,两个战争学院的弟子身上也是伤痕累累,沿途的洞穴四周还有不少打斗后残留的刀剑痕迹,显然刚刚才经历了一番激战。

两人似乎察觉到了点什么,转头朝后方看过去,却见青苔幽静,洞穴中的水滴之声嘀嗒嘀嗒,并没有旁人。

“这该死的东西,搞得我都有点神经质了!”两人中一个脸上有青斑的粗壮家伙骂骂咧咧的说道:“之前的幽魂好歹远远就可以看到,这些东西从地底里钻出来却是神不知鬼不觉……”

“咱俩刚进来就能碰到一起,运气算不错了,你就偷着乐吧!”另一人看起来要清秀得多,只是脸色有些阴邪,他邪笑着说道:“说起来,要是在这黑天暗地的洞窟里碰上两个圣堂的女弟子,嘿嘿嘿……”

青斑男子顿时会意,摸了摸下巴,一脸淫邪的表情,正想要开口调侃两句,却感觉一道清风从面前拂过。

他张了张嘴,却发现无法发出声音,喉咙上感觉湿漉漉的,紧跟着就是火辣辣的剧疼,而更让他惊恐的是,他发现对面的同伴也正紧紧的捂着他自己的脖子,在那指缝中,有暗红色的血液正溢出来,他的瞳孔正在飞快的放大,满脸惊恐。

圣堂的敌人?!

一个瘦小的身影在两人的身旁出现,那圣堂服饰上一朵玫瑰的印记清晰可见。

噗!

两人都张大嘴巴,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可喉咙颤动间,鲜血从两人的喉咙中同时喷涌出来,脑袋微微一偏,彻底失去了生机。

温妮那傲娇的小鼻子微微一撅,冲两具尸体不屑的唾了一口:“呸,人渣!”

之前一直要保护范特西那个笨蛋,又要顾虑夜间的幽魂,没什么机会四处杀敌,现在进了第二层空间,黑暗的环境虽然有一定的影响,但讲真,刺客家族的出生,对这样的环境是最容易适应的了,只是喝了一瓶家族特制的视觉魔药,连眼前最后的一点朦胧都消失,这黑暗的环境在她看来宛若白昼,感知敏锐得一匹,配合上隐蔽性极强的身手,这一路过来,基本就只有她发现别人,没有别人提前发现她的道理。

此时取走两人的魂牌,温妮拍了拍小手,包袱里又多了两块战争学院弟子的魂牌,加起来已经有五块了。

五块魂牌,也不算是辱没了刺客家族的名头吧?

她满意的拍了拍包袱,感觉这第二层的黑暗洞窟不会有之前的迷雾森林那么巨大,继续这么潜行下去,或许很快就可以碰上王峰他们。

温妮想着,正要离开,却发现四周微微一凉。

咔咔咔咔……

一层白色的晶状寒霜迅速的从身后蔓延过来,只是眨眼间已遍布这洞穴四周,将数十米长的一段绿莹莹的青苔洞壁,直接冻成了晶莹的冰晶。

白色的冰晶、森寒的空气,身体感觉没有之前那么轻便了,脚下也有些打滑。

温妮的心迅速往下一沉。

坏了……

‘霜降术’不是什么顶尖的高等级巫术,是冰巫的标配,但却最能直接的反映出一个冰巫的强弱。

能瞬间冻结如此大片的范围,这已是虎巅魂力所能达到的极致,这熟练度……来者的手段比冰灵那帮人厉害了可不止一星半点,而无论战争学院还是圣堂之中,能达到这样水准的冰巫只有一个!

温妮的眸子闪了闪,转头看向洞口的正前方,只见黑暗中,一个纤细的身影缓缓出现。

雪公主——沧珏!

此时的沧珏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裙,冰霜一样的身影显得尊贵而幽冷,脸上带着一种俯视芸芸众生的淡然,平静的看着对方。

温妮没有想方设法的去隐匿,在霜冻的区域内和一个冰巫玩捉迷藏是没有意义的事儿,那只是浪费魂力而已。

李家对雪公主沧珏的资料相当详细,事实上这女人的背景也没什么好隐藏的,她是沧雾大公的女儿,太子隆真重点培养的年轻辈领袖之一。

沧家在九神并不算是历史最悠久那种古老家族,错过了最初追随至圣先师的那条发家大道,但却在九神与刀锋的圣战中立下了赫赫功勋,是九神皇族最忠实的拥趸,深受隆家信任,强盛了两三百年,如今已然是九神帝国中足可排进前十的强大家族、中流砥柱,如此深厚的背景,孕育的必然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作为家族传人的雪公主沧珏,更是拥有惊人的神魂异种冰神种,那份儿十大上第九的排名可真的代表不了什么。

咔咔咔咔……

冰霜凝结的速度还在高速持续,一直蔓延到了温妮背后的三个分岔洞口处,晶莹的冰晶直接将那三个洞口都彻底封死了。

不用试,那冻结的厚度一定相当喜人,绝不是急切间能轻易打破的。

“李温妮。”沧珏叫出了温妮的名字,连声音都显得无比冰冷,好像来自另一个空灵的世界,但那冰冷的眸子中却是闪过一丝色彩。

两人的家族背景几乎相当,显然对彼此都有着充足的了解,这样的猎物对她来说相当可口。

可温妮却笑了起来。

“嗨!”温妮笑嘻嘻的和她打了个招呼:“沧珏姐姐你长得真漂亮!哇,你这裙子哪里做的?我也好想要一条哦……”

沧珏也微微一笑,套交情?耍诈?这小丫……念头还转完,瞳孔却微微一凝。

只见一连串飞射的火针已从正前方飞射而来。

沧珏随手一撩,一道冰墙在她身前瞬间凝结。

砰砰砰砰!

火星在那冰墙上不停的碰撞迸裂,却只打穿了大约一半的样子,这瞬间凝结的冰墙竟有足足半米厚。

“哇!沧珏姐姐你好厉害!”温妮的声音大呼小叫的响起,可这次却没有再分散到沧珏的注意力。

一根绕后的火针悄无声息的袭至,沧珏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恰到好处的微一偏头,疾射的火针擦着她秀发射过,空中飘落下一根儿雪白的发丝。

砰!

火针射在了冰墙上,威力比之前连串的火针要大得多,险些将那冰墙直接捅穿过去。

沧珏的脸上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李家的人还是这么喜欢偷鸡摸狗。”

“偷你妹!”偷袭居然失败,温妮一脸不爽,换了副恶狠狠的脸色:“老娘喜欢!”

她双手一扬,这次可没打算偷袭。

啪啪啪啪……

连串的迸发声响,温妮的身周猛然飘悬起了数十个火球,而沧珏的瞳孔中寒光一闪,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四周的寒气却在迅速的上升、凝聚。

一边是冰,一边是火。

冰与火的对决,没有谁克制谁一说,克制是相互的,谁的威力更强,谁便是主宰的一方。

一丝火光在温妮的眸子里闪过,狭路相逢勇者胜,先下手为强:“烧死你!”

轰轰轰!

悬浮的火球猛然齐射,沧珏微微一笑,四周本就在急剧上升的寒气猛然一凝,那漫天飞射的火球竟在瞬间被冻为了一个个冰疙瘩,从空中坠落下去,打在地上啪啪作响。

小火球只是佯攻,温妮的身影如电,火红色的眼睛已经在沧珏的身侧闪耀起来,温妮小手捏拢,两根食指伸出,却是燃烧着火焰,变得通红,对准沧珏的双眼:“我戳!”

可下一秒,沧珏檀唇微启,一股寒流倒吸,只在瞬间便已完成凝聚。

冰咆哮!

轰!

小小的玉唇开合间,一股绝强的冻气能量对准温妮的脸颊轰射而出。

温妮一惊,火红色的身影瞬间一个变向急转,千钧一发之际避开这要命的一击,可眼前却已经失去了沧珏的踪影。

“在你后面。”沧珏的声音在温妮的身后响起,不等温妮转身,一道巨大的冲击能量正中她后背。

轰!

温妮整个人朝前倒栽着飞射出去,‘砰’的一声狠狠的撞击在那洞窟冰壁上。

四周洞壁被撞击得一阵摇晃,凝结的冰壁不停的有冰块哗啦啦的落下来,温妮只感觉被撞得头晕脑胀,背上更是一片麻木,寒气入体,连魂力都运转不畅,全身瞬间瑟瑟发抖。

这是冰巫最可怕的地方,他们攻击的瞬间杀伤力比不上雷巫和火巫,但持续性的伤害、对敌人战斗力的削减却是立竿见影,有那么一句话,一旦让冰巫占据了上风,你就很难再翻盘了。

温妮艰难的从地上翻了个身,勉强坐起,而下一秒,雪公主沧珏的身影已站到了她身前。

“不是只有你才擅长速度。”沧珏站在她身前一米处,淡淡的说道:“我尊重所有辉煌过的家族,你可以选择一个体面的死法。”

“姐姐,沧珏姐姐!”温妮的小脸瞬间变得一副哭丧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不要杀我,我把我的魂牌给你好吗?你已经击败我了,荣誉都是你的!”

沧珏皱了皱眉头,先前小丫头的那声‘老娘’和说打就打的风格,还让她感觉到了一分个性,对得起她李家弟子的名声,让她愿意给对方保留一份儿临死前的体面,可此时的痛哭求饶却就有点让她看不起了,这样的李温妮,不配拥有自己的怜悯。

“你……”沧珏冷冷的声音才刚响起第一个字,然后就看到一枚火针直射她眉心。

还玩儿这手?

沧珏又好气又好笑,这发火针射得太隐蔽了,而且两人的距离隔得也太近,此时来不及凝聚冰盾,她猛然仰头避过,可下一秒,巨大的召唤阵已经在她脚下闪耀起来。

敢和老娘装逼,这叫缓兵之计,爆不死你丫的!

“呸!”温妮一口吐出合着鲜血的一颗牙齿,恶声恶气的吼道:“出来吧,蕉芭芭!”

轰!

炫酷的螺旋召唤法阵中魂力肆虐,四周霎时间火焰暴走,伴随着仿佛来自地狱的吼声,一个恐怖的身影在那耀眼的红光中轰然闪现,身影还未凝聚完整,那澡盆大的巴掌已然带着无匹的火焰朝雪公主沧珏所站的位置轰然拍下!

轰隆隆……

比刚才温妮撞击洞壁时强横十倍的冲击力,伴随着一股疯狂倒卷开来的火焰热浪,四周冰壁瞬间融化,露出原本青苔幽幽的石壁,往下滴滴答答不停的滴着水。

可这势在必得的一击却落了个空,雪公主沧珏直接从原位消失,快到连温妮都没发现她是如何闪开的。

而与此同时,巨大的能量源源不断的通过彼此灵魂连接在流转,温妮魂力全开,全身都仿佛燃烧起了一层火焰,背部先前被攻击时残留的寒气被瞬间驱散。

此时魂力运转已然完全无碍,温妮吐了口和血的唾沫,背部的伤口还在疼,但冻气驱散,已经不再影响行动,她猛然站起身来,却听沧珏的声音冰冷的在这洞窟四周同时响起。

“你这丫头,太鬼!”

刚刚被蕉芭芭融化的冰霜,瞬间以一种更快的速度在四周重新凝结。

“呸!”温妮凶巴巴的朝四周吼道:“别躲着,有种出来!”

一道白影在洞窟中猛然掠过,蕉芭芭伸手一拍,却无寸功。

它的身躯太庞大了,即便弯着腰也已经将这洞穴堵了个大半,连转身都困难,就更别提灵活了。

温妮的眸子一缩,小脸异常严肃,这环境对自己实在是太不利了,蕉芭芭恐怕连三成实力都无法发挥出来。

在后面!

她猛然惊觉,小手中瞬间已扣上了五枚火针。

这是来自蕉芭芭助力的能量,远远超越虎巅的人类极限,火针上已经看不到火焰,只能看到宛若太阳般耀眼的金光,能量内敛到了极致,只要射中,她就不信沧珏还能挡得下来!

前方的蕉芭芭也想转身,可对它来说,在这狭窄的洞窟中想要转个身实在是太难了。

“杀!”

温妮飞速回转,手中暗扣的火针待发,可一股绝强的冻气却抢先了一步侵袭过来。

“雪域冰封!”

沧珏冰冷的声音响起。

咔咔咔咔……

温妮的眸子睁得大大的,她张大着嘴,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转身的速度变慢,身体从扣住火针的指尖位置开始飞速凝结。

下一秒,温妮启动了黄金壁垒,让自己处于绝对安全的保护,与此同时,那可怕的冻气顺着手臂蔓延,只顷刻间,已将堪堪转身了一半的温妮强行冻结成了一块儿硕大的冰雕!

虽然冻结了温妮的行动,但黄金壁垒也让温妮躲了了惊人的冻气杀伤,而另外一边的蕉芭芭感受到主人的危险则是发疯一样的攻击沧珏,沧珏也只能不断闪避,这魂兽是要拼命啊。

轰!

前方洞口处被封结的冰壁轰然炸裂,一道粗壮的身影从冰壁的另一边强行冲了出来,那足足半米厚的冰壁竟是被他生生撞碎的。

沧珏的脸色微微一怔,什么人有这样的蛮力?

“什么玩意儿,居然敢挡我摩童的路!”摩童扯高气昂的抖着身上的冰渣,一脸的志得意满。

真男人,遇山开山、逢水搭桥,见墙撞墙、绝不绕路!

主要他听到了熟悉的呼喊,那只笨狗熊的吼声他再熟悉不过了。

“温妮!”摩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瞪圆眼睛跑过来:“你不是玩儿火的吗,怎么玩儿上冰了?”

这个时候如果能动,温妮恨不得喷死对方。

还不等摩童跑近,对面一道寒气席卷。

冰咆哮!

呼!

极具冲击力的寒流,摩童左腿往后一撑,居然连半步都没有后退的直接硬抗住,只是那恐怖的冻气让他打了个哆嗦,赶紧原地搓了搓胳膊,差点还打个喷嚏:“好冷!”

这……

沧珏却是微微一惊。

被她的冰咆哮正面冲击,居然只是搓搓手臂说了声好冷?

摩童此时也已经看到了沧珏,这妖女居然敢拿冷风来吹自己,他猛一跺脚,身上的寒气瞬间便已被自动驱散,此时双眸中精光四射,巨神战斧在手,朝前一个疾冲,口中爆喝道:“妖女敢吹我,吃你爷爷一斧!”

而与此同时,冰雕中的温妮双眼也重新出现了一股火焰的颜色,封住她的大冰块也开始在微微颤抖,而趁此机会蕉芭芭直接砸开冰雕。

沧珏表情冷峻,早就听说过摩呼罗迦的肉身强横、当世第一,对巫术的抵抗力十足,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一对一的话还可以玩玩,但若是再加上个李温妮一对二……

呼~

寒风扬起,沧珏瞬间消失,让摩童的一斧扑了个空。

“呸!胆小鬼,有种别跑!”居然都不过招就直接跑路,摩童不甘心的朝着空荡荡的洞穴嚷嚷了一声,却听身后一阵哗啦啦的声响。

他转过身来,只见那巨大的冰块猛然炸裂,碎冰四溅,当然,射在摩童的身上权当给他挠了个痒痒。

温妮从那冰块中脱身出来,双手撑着直接跪伏在地上,脸色紫青、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看这样子,像是要死了啊!

比起杀敌,还是同伴要紧一些,摩童没再管逃跑的沧珏,赶紧跑过来将温妮扶起,还关切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背,一脸担心的问道:“没事吧温妮?瞧你这快死的样子……”

“死、死、死……”温妮的脸色憋得铁青,粗气喘得愈急,好半晌才稍稍捋顺:“死你妹!死摩童!刚才真是差点憋死老娘了!”

………

四周安静极了,这一路过来,别说碰上对面战争学院的敌人,甚至连各种黑暗魔物都好像在两人面前消失了一样,玛佩尔可没觉得这是什么‘运气’,她发现了一件相当让她很意外的事儿,冰蜂!

血蜘蛛的感知能力不弱,又和王峰寸步不离,要想在她眼皮子底下放出冰蜂而不被她察觉,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儿。

玛佩尔再三确认过了,尽管以前没有见过,但玛佩尔认得出来,那巴掌大小、浑身闪动着寒光、长着锐利口器的小东西,正是前不久肆虐了冰灵的冰蜂!

很显然,王峰并没有外面认为的那么“笨”,至少这冰蜂不是谁都能驯服的。

老王倒是没在乎这个,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个丰满的丫头身上,同时处理几十只冰蜂的信息也是相当耗脑子的。

冰蜂在这地方比地图还管用,四十多只冰蜂在前方开道,这黑暗的、蜂巢似的洞穴对冰蜂来说简直就像是回到了家,它们的巢穴原本就是蜂窝状的寒铁矿洞,延绵凛冬冰谷上百里,就算比这再复杂十倍,也休想让冰蜂迷路,而且冰蜂此时选择的都是爬行,沿着那洞壁上悄无声息的爬走,看到有危险就反馈回信号,数十只冰蜂同时探索数十条道路,汇集起来的信息足以给老王挑选出绝对安全的路线了。

玛佩尔一路都在观察,老王却是宛若来旅游一般轻松惬意,时不时的还要安慰玛佩尔几句:“师妹啊,不要紧张,你看你满头大汗的,来,师兄给你擦擦……乖乖跟着师兄就对了,保你长命百岁、平安喜乐!”

“……”玛佩尔有点哭笑不得,这家伙很多时候都不像是敌人,更像是一个没心没肺的碎嘴无赖,她有点无法想象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从竞争残酷的蒲组里‘毕业’的。

她在悄悄打量着王峰的腰牌。

和自己之前扔掉那块不太一样,没有闪起来的时候看不出来,但当闪动起来后,信号频率、波段,都和普通弟子的不太一样。

可以想象得到,其实双方对于重点人物都是重点对待的,这魂牌的信号要强不少,貌似……按照弥的条例,她就没必要出手了。

“不要这么严肃嘛。”老王见她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在旁边笑着开导道:“我们老家有一句古话,叫做既来之则安之,何况你运气这么好,遇到有师兄我这样的好男人保护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当然,最紧要的是要记得,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记得你好像是魔药师来着?等这次回去后,跟着师兄干怎么样?包你吃辣的喝香的,师妹啊……”

玛佩尔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有点好笑,她都已经尽量不接话了,可这家伙居然一个人都能一直聊下去,她倒真想瞧瞧这家伙到底能自言自语多久。

可正这么想着的时候,玛佩尔眸子突然微微一闪,血蜘蛛的感知也是相当敏锐的,她发现身后有东西似乎正在靠近,不是地底下那种怪物。

王峰的规避确实做得很好,这一路过来确实没遇上过敌人,但这并不代表就真能躲过一切危险,有时候,危险是会主动找上门来的。

来者显然是个相当擅长隐匿的高手,感觉像是战争学院的家伙。

玛佩尔嘴角的那丝笑意不自觉的隐没了,神色重新变得冷酷了起来。

一时的情感困惑不可能左右她的职责,她是一个弥,为九神效忠是她的宿命,不用她亲自动手,这是最好的选择。

“师兄!”玛佩尔突然喊了一声,她说道:“我想方便一下。”

“人有三急嘛,理解理解!放心,师兄是正人君子,不会偷看的!”老王说:“就这里吧,师兄帮你把风!”

“我……我去旁边!”

玛佩尔忍住了那一瞬间想掐死他的冲动,可才刚转过那洞口,却就听王峰喊道:“师妹!师妹!”

玛佩尔本是想要悄然去远的,但只怕王峰找不到自己的话会直接开溜,因此不得不停下来应声道:“怎么了师兄?”

“有人来了!你快点!”老王在洞口那边说。

王峰能规避危险,显然有很高的感知能力,发现追踪者倒也并不意外。

玛佩尔装着不信的样子:“师兄你是不是感知错了?这一路都很安全啊。”

“这家伙有点鬼。”老王撇了撇嘴,虽然他留了一些冰蜂在后方布防,但来者居然躲过了冰蜂的侦查,而且到了比较近的地方才被自己发现,显然也是个很擅长隐匿的家伙,显然冰蜂也不是万能的,自己真是有点小看对面那些家伙了:“你到底好了没?”

“师兄再等等!你、你不要扔下我!”玛佩尔装着焦急的样子说。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