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御九天 > 第五百二十六章 被捡的王大帅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确实是个聪明人,甚至比坎普尔想象中还要更聪明一些,除了之前坎普尔那些明面上的解读外,他看得出来坎普尔需要他这个极光城的使者其实还有另一层深意……

若是这次颠覆鲸族的政权很顺利,让鲨族分到了巨大的蛋糕红利,那当然是皆大欢喜,他这个极光城使者就作为一个小配角,理所当然的得到坎普尔所承诺的一切。

可若是这次进入鲸族王城不顺利……坎普尔这是给他自己和鲨族留了一手,到时候他会把一切推到他这个极光城使者头上的,是人类在背后搞鬼,在挑唆和颠覆海族的政权,他们鲨族以及诸多附属族群不过是被人类蒙蔽了而已!

以鲸族对人类的戒备和仇视,这样的理由是完全说得通的,轻易就可以分担去鲸族近乎大半的怒火。

同样是叛族的罪名,但主犯从犯之分还是有很大的差别,而等到那时,他拉克福和极光城就是鲨族的替死鬼!

还有,坎普尔所谓的‘极光城会感谢他拉克福’之类的话,完全就是狗屁不通,这些海族不了解极光城的作风,拉克福还不了解吗?那是个追求理想、讲究信念的地方,这绝对会被极光城和王峰大人视为吃里扒外,王峰大人也绝不会因此和鲨族合作,只要他做了,那以后极光城就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甚至会视鲨族为死敌。

他之前其实是想提醒坎普尔这一点的,但对方并没有给他说的机会,而且对坎普尔来说,他可能也并不在乎区区极光城今后会对鲨族如何,需要魔药的话,有的是小弟族群去帮鲨族买。

拉克福很清楚这些,但说实话,再清楚又能怎么样呢?

他现在完全处于鲨族的控制之下,身边这位温柔可爱、善解人意的廖丝小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以拉克福这些年在外闯荡的经历,只看她日常的身段动作,随时耳听八方眼观六路的习惯就明白,这是一个杀人于无形的顶尖刺客,至少也是鬼级,甚至有可能是鬼巅!当然,巅不巅的也无所谓了,就拉克福这小身板,鬼级已经足够随时要他的命。

同意配合坎普尔的要求,那他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赢,只要鲨族赢了,他就可以坐享荣华富贵,可若是不同意……那可能就连这百分之五十的机会都没有了,鲨族也有傀儡师,一晚上的时间,足够他们把拉克福炼制成傀儡了。

何况还有父亲,辛劳了一辈子,哪怕是以前拉克福混得还不错,时常往家里拿钱的时候,父亲也很少露出如此轻松开怀、如此骄傲的笑容……

拉克福不喜欢鲨族的很多作风,就像他从小就不喜欢沙克城里的血腥味儿一样;相反的,他反而更喜欢王峰大人那种和下面人称兄道弟、和你开玩笑的氛围,更喜欢极光城的人们那种为了信念而拼搏的斗志,但是……

拉克福终于还是暗暗叹了口气,这或许就是命吧,用人类的话来说,自己和王峰大人,大概就属于是有缘无分了。

自己终究是个鲨族人,他转头看向父亲,只见老拉克福先生和廖丝小姐聊得正开心。

“廖丝你说得很对,鲸族那个什么鲲王,早就该退位了嘛!”老拉克福先生大笑着高谈阔论的说道:“身为一族之主,居然玩儿什么离家出走那套,哈哈,还跟他的随从捡回去一个人类小白脸养在王宫里,你看看,你看看!这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儿?这还像一个王吗?小屁孩一个,真是丢尽了他们鲲族老祖宗的脸!”

拉克福微微一怔,鲲王?捡回一个人类?

“还有这样的事儿?”拉克福装着很惊讶的样子,事实上不用装,他本身也很惊讶,甚至内心隐隐在期盼着什么:“是个什么样的人类呢?”

“好像叫什么王大帅?一听就是那种人类小白脸的名字,听说是受了伤,大概四五天前吧,被那小屁孩儿鲲王带去王宫里去养起来了……”老拉克福勾搭着儿子的肩膀,满嘴的酒气,长长的鲨齿上还沾着不少高档食物的残渣,那些高档食物在老拉克福的牙齿上显得是如此的污秽:“哈哈,你刚回来不了解情况,海底现在早都已经传开了……”

王大帅……

拉克福的嘴巴张了张,但当感受到廖丝小姐那拷问灵魂一般的微笑目光时,他却已经极其自然的笑出了声音来:“有段时间没回海底,想不到鲲王竟然喜好这口?哈哈哈,这可真是让人意外啊,这样的鲲王,真是有辱我海族斯文,我海族的正义之士,必伐之!”

名字、受伤、时间……各方面都能吻合。

王大帅就是王峰,在拉克福这里是毫无疑问的事儿,他给王峰买船票时填的名字就是王大帅!

至于其他海族没有猜到,这其实并不难理解,就算其他海族知道克罗地亚斯群岛那个‘亚伦小树林’的故事,知道王峰曾用过王大帅的假名,但也不可能有人会往那上面联想,因为对这整个世界来说,王峰这会儿正在十万八千里外的暗魔岛陪着他的鬼级班搞特训呢!

自己……终于找到王峰大人了!

极致的兴奋情绪在瞬间感染了拉克福,但仅仅只是几秒钟的欣喜,随后两个交汇起来后宛若宛若晴天霹雳般的念头就击中了他,在他脑子中激烈的碰撞并炸开。

王峰大人现在正在鲸族王城的王宫里,在那个恐怕算是现在整个海底中最危险的地方,这是正需要帮助的时候。

可自己却正处于鲨族的绝对控制之下,身后还绑着父亲这个人质,甚至还被鲨族要求背叛极光城、背叛王峰,打着极光城的旗号去干最危险的事儿、背最黑的锅……

拉克福突然就怔住了。

如果没有王峰,这事儿很简单,为了活命,为了父亲,他只能选择去赌那百分之五十。

可如果王峰此时正在鲸族的王宫中呢?

鲲王破例带个人类回鲸族王宫,不可能不知道王峰的身份,那自己打着极光城的名号去讨伐王城,王峰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大概会被鲸族当场大卸八块、用来祭棋吧!

拉克福很擅长浑水摸鱼,跟着利益走,这次他真的有点纠结,一边是自己人,一边是外人,可这个外人才让体会到当人的尊严……

……

鲲王宫。

这大概是老王这辈子住过的最奢华的地方。

身下躺着的那张大床足足有八米宽、十米长,你足可以拉上十几个人在这里摆大字睡觉,而且床上铺垫的竟然是一层厚厚的海玉,这玩意儿放到烟杆里是致幻的违禁奢侈品,指甲盖那么大小一块就能要一个中产全年的收入,这特么铺满差不多十米见方的大床,还那么厚……

当然,这绝不仅仅只是为了炫富,用海玉铺垫在身体下,这是最柔软、最温润、淡香味儿最足的,凝神安心,甚至还带着类似记忆金属般的功能,无论你在上面压出多大的坑,起身两三秒钟后,床面就重新变得平整如镜,再加上表面铺着的那层薄薄光滑的海蚕纱,这大床……让人躺下去就根本不想起来。

头顶的笼帐是纯金丝手工缝制的,地上的地毯是纯白色的海妖毛皮,各种桌椅长凳统统都是用上好的红珊瑚打磨制作而成,那种艳得仿佛要滴出水的珊瑚红,让这些桌椅板凳看起来就宛若是活物一样。墙上、柱子上挂满了各种老王说不出名字的七彩珠宝,最惊艳的就是头顶那块天花板了,足足数百平的天花板上,用透明的琉璃和黑色背景板,封制着数以万计的闪亮浮游。

睡觉时熄灭灯光、拉拢窗帘,那些浮游在天花板上发出淡淡的微光,整个房间就宛若黑幕下的星空一般耀眼,让人心旷神怡……

坦白说,老王以前一直觉得克拉拉就已经算是够奢侈够会享受的了,但和鲲王宫比起来,克拉拉的金贝贝拍卖行简直就像是个只能挡雨不能遮风的破桥洞一样。

这只能说……贫穷限制了老王的想象力,老王这个伤,养得很舒服。

住在这里,除了每天进出得最频繁的侍女和医者外,也只有小七会在这里来往了,船上的时候小七一直喊王峰为‘大帅哥’,回了王宫倒也没有改口,其实人都已经住到了鲲王宫,小七也知道瞒不过老王,以至于都没有交代过几个侍女和医者要注意言辞之类,只是他并不提及,妙的是老王也不问,大家一起过得‘稀里糊涂’。

说实话,这次在班尼塞斯号上遇难,虽然还并不能完全确定杀手是冲自己而来,但当时老王沉入海底无法动弹,遇到任何情况都无力反抗的情况下,确实算是遭遇了来到九天大陆后最大的一次危险,所以对鲲鳞的搭救,老王确实是心存感激的。

虽然小七不说,但是以老王耳目之聪慧,鲲王宫如今上上下下一片悲戚的氛围,老王还是感受到了,加上鲲鳞一直没来探望,必然是鲲族发生了什么大变故,可惜在小七那里套不出什么话来,老王也只能作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何况是鲲鲸之王,不该操的心不要操,不该帮的忙也别去乱帮。

长桌上摆着老王让侍女拿来的纸笔,旁边燃着淡淡的海玉熏香,清神醒脑。

老王大概两天前就已经痊愈了,之所以没走,主要还是等着和鲲鳞正式认识一下,也是答谢和告别,别人救了你,一声不吭就溜掉可不是老王的作风,可现在看来,大概是等不到那时候了,修书一封,也算告别。

焚香缭绕,王宫内格外的安静。

老王正在思考措辞,却听大厅外的小院中,有一阵女子的声音。

鲲王宫本就是极静的场所,平日里根本无人敢大声喧哗,就连扫地都是轻轻落帚,以老王虫神种的感知,真是想听不到都难。

应该是一群侍女,侍女官的声音老王挺熟悉的,只听她正在吩咐道:“陛下修行有好些日子没回宫了,今日各族齐聚,陛下或许会出关接见,届时少不了要喝上几杯,或许会回宫来休息,陛下酒量不好,让后厨早些备好醒酒汤,一应所需之物也要备齐,可别临到时候弄个手忙脚乱……”

其他侍女显得有些兴奋,叽叽喳喳的说道:“陛下已经有四五个月没回宫了,上次回来也没见上一面,不知道胖了还是瘦了……”

“肯定瘦了,陛下似乎是去巡游,在外面哪有在咱们王宫中舒服?听说最近在鲲杀殿修行很辛苦呢……”

“没规没矩,说这些话一个个的都想掉脑袋吗?陛下也是你们可以去议论的?”侍女官打断了这帮叽叽喳喳的丫头,陛下年幼,性格和善,这些侍女几乎都是陪陛下一起长大的,有时难免会少些分寸,但随着陛下年长,这些丫头若是再不改,说不定哪天就得掉了脑袋。

她冷冷的吩咐说道:“别在背后乱嚼舌根子,管好自己的嘴,做好自己的事!”

各族入王城?鲲鳞要出关回宫?

老王略一沉吟,将手中笔放下了,如果鲲鳞今天要回宫的话,那倒是用不着多此一举的写这封书信,多呆一晚上,误不了什么事儿。

…………

鲲杀殿上弥漫着一股子血腥味儿,鲲鳞的身体上疤痕遍布,全是挫伤后结痂的痕迹,痂痕边缘呈现着一种暗紫色,且不少位置处层层叠叠,就像是血痂在那里堆砌出来的一样。

鲲族有着超强的肉身恢复能力,即便比起以恢复能力闻名于世的血族和摩呼罗迦都不遑多让,可这看似小小的挫伤竟然不能痊愈,留下这么多暗痂痕迹,这除了不停的将之磨破外,怕是没有第二种可能。

鲲鳞正站在大厅中,几个侍女已经帮他擦净了身体,正在替他穿戴着鲲王那复杂的王服,小七垂首立在一旁。

鲲鳞的脸色不是很好,眉头间仿佛锁着很沉重的枷锁,和小七印象中,那个只要没有大臣在,就会喜笑颜开的陛下完全不同。

这显然并不是因为身上的伤势,在鲲杀殿苦修了大半个月,鲲鳞已经竭尽所能了,但鲲纹封印带给他的那种的抑制感,却并没有丝毫变化,是的,一丝一毫的变化都没有,甚至让鲲鳞感觉自己是不是用错了方法。

距离鲸王之战已经只剩下几天时间了,连各族前来保驾的代表都已经从各地赶来进入了王城,可自己期待中的突破却遥遥无期,他的心态也从一开始的‘人定胜天’,逐渐转化为了焦虑和失望。

这段时间鲲鳞也接触了不少有关挑战者的资料,白须一脉的煦京、八角一脉的千幻剑、虎头一脉的霸王色,这三人中,煦京是绝对最耀眼的天才,比鲲鳞只大一岁,但却比鲲鳞更早三年踏足鬼级,如今刚到二十,却已经是迈过了鬼初那条天坎,也是鲸族近五十年来最年轻的鬼中。

而另外那两位虽然不算是鲸族中最耀眼的天才,但却年龄大,两人都已年过三旬,霸王色更已经是奔四的人了,但对鲸族悠长的寿命来说,这显然还算是年轻人,差不多刚好是顶在挑战规则的年龄上限规格上,如此年龄,两人也都已经是踏足鬼巅的高手。

相比起仅仅只是鬼初的鲲鳞而言,这三人的实力显然和他不在一个层次上,即便鲲族天生的血脉压制可以让鲲鳞扳回一些劣势,但那点压制显然还并不足以拉平彼此间实力的差距……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