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御九天 > 第五百六十章 天谴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看起来的年纪并没有实际年纪那么大,只看外表顶多只有三十左右,高挑的身材也显得相对瘦弱了一些,和王峰想象中的肌肉猛男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上,就更别说那张‘漂亮’宛若白玉般的脸,要用王家村的话来说,这倒有些像个小白脸了。

帝释天的表情很平静,他淡淡的看了黑兀凯等人一眼,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王峰的身上。

“你是医者?”

并没有什么威压扩散,也没有龙巅的以压人,四周熏香青烟寥寥,都不受任何波动。

但当帝释天的目光聚集到王峰身上时,哪怕低着头,王峰仍旧是有了一种被黑洞猛然‘拽住’的感觉,仿佛游离于黑洞吸力的一根儿平衡线上,稍有僭越就是万劫不复。

这种感觉来得很突兀、但也很自然,换做旁人,此时或许已经跪了下去,可王峰的两条腿儿却宛若钉死在了地上,朗声答道:“是。”

帝释天不说话,气氛凝固了起来,跪伏在地上的黑兀凯、摩童和音符都莫名的感觉有一丝紧张。

隔了数秒,才听帝释天又说道:“我竟不知雷家还会行医。”

这是提到雷家了,帝释天和卡丽妲曾经传出过一些绯闻,虽都只是些未经证实的街头传闻,但两人明显是很熟悉的,对雷家显然也很了解。

这是在质疑王峰。

“陛下,”黑兀凯抬头解释道:“王峰是炼魂魔药的发明……”

“我没问你。”帝释天只是微一摆手,黑兀凯的声音就已经嘎然而止。

王峰却笑了起来,他转头看了看四周,最后又将目光停留在了帝释天身旁那珠帘之后。

“尽管有花香掩盖,有温和的魂力相驱,但还是驱散不了这里残留的天道法则那煌煌之味。”他笑着说道:“大预言术?或许是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也或许是窥探未来时透支了生命,更或是被天道天罚所伤……”

说到这里,他才缓缓转头看向帝释天,与之对视,那对深邃的眸子虽宛若无尽的黑洞,但王峰心静自然,却是不为所动:“至于更多的东西,或许只有等亲眼看过殿下之后才能知道了。”

……

大殿上安安静静。

台下的黑兀凯三人跪伏得纹丝不动,从小就是王宫的常客,沾吉祥天的光,这几位对帝释天都十分熟悉,对陛下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自然也是了然于胸。

在陛下做出判断之前,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陛下心里的真实想法,但王峰的说辞,仍旧是让黑兀凯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不是质疑王峰的智慧,更不会觉得王峰是个不知轻重的人,但刚才王峰所说的那些,却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吉祥天贵为八部众圣女,也是前任大祭司弟子的事儿,在大陆上是人尽皆知,而作为一个大祭司,占卜预言似乎也是分内之事,大陆上多的是各种吟游诗人歌唱史诗传说,往往就是一句‘月黑风高夜,某某大预言’开场。

但那又怎么样呢?黑兀凯从没因此就把吉祥天受伤的方向往这方面想过,而且但凡是个正常人也不可能这样想。

原因很简单,第一,八部众的历代大祭司,虽有窥探天道之能,但窥探天道是逆天而行,必遭天谴,因此只有两种情况下才会使用,要么是八部众遭逢亡族灭种的大难,要么就是大祭司感觉自己大限已至,比如吉祥天的师父、上一代大祭司那样,会用最后一点弥留的生命替八部众占卜未来卦签,以尽作为大祭司的职责,这也是八部众历代大祭司的宿命。

可如今吉祥天年方二八,正是大好年华,八部众又风调雨顺、天下太平,即便内部有些许纷争,但都还完全在帝释天陛下的控制之下,吉祥天是完全没有理由冒着生命危险去占卜什么天道的。

其二,也是更不可能的一点,想要施展大预言术,而且是达到窥探天道、被天道反噬的程度,那至少得是龙级的强者才行,吉祥天显然还远远没有达到龙级,甚至连鬼巅都没有达到,谈何施展大预言术去窥探天道?

当然,还有第三点。

什么是天道?那是至高无上的法则,在这至高无上的规则面前,即便是龙级强者,倘若试图去窥探也只有死路一条,毫无任何半分生机可言。

当年吉祥天的师父窥探天道,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就已经死在祭坛上,那可已经是近乎龙巅的超级强者,尚且扛受不住几分钟,吉祥天连鬼巅都没达到,真要是被天道反噬所伤,只怕瞬间就已经香消玉殒,还能留着一口气等着各方来会诊救命?

而且……

四周鸦雀无声,王峰静静的站着。

可帝释天的目光欠缺压根儿就没在王峰和黑兀凯等人身上停留,而是随意的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后侧立刻有宫女替他斟上一杯浅绿色的茶水,他用两指捏着小小的茶杯抬起,轻轻吹了吹,浅尝上一口,动作是如此的随意、如此的慢,就好像忘了旁边还有旁人一样。

气氛有些凝固,当然,那只是对跪着的人而言。

黑兀凯和音符眼观鼻、鼻观心,老黑是天塌不惊那种,不管王峰今天说得对与不对,陛下怪不怪罪,他都有把握应付一切,音符则是对王峰有着莫名的信心,压根儿就没想过王峰说的会有错,唯独摩童……

摩童感觉要糟,他鼻子使劲儿嗅了嗅,除了满大殿的熏花香,他可实在是没嗅到还有‘大道法则’的煌煌之味,什么叫煌煌之味儿?硫磺?这不是虾扯蛋吗……王峰这家伙,可真是敢说呐,现在陛下不说话,肯定是王峰说错话了!完了完了,一会儿怕是少不了还要帮他挨顿板子,自己倒是无所谓,音符受不了啊,罢了罢了,自己一起领了得了,臭王峰,回头非要他好好赔偿自己不可!

可丰富的内心活动还没转完,就听到帝释天放下茶盏的声音,他淡淡的摆了摆手:“那就进去看看吧。”

掀开珠帘,金色的大床陈列,两个带着薄纱面罩的侍女侍立在两侧,冲王峰微微一福,而吉祥天就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绝世的容颜、宁静的睡姿,当侍女卷起珠帘,便能看到吉祥天脸上仍旧还带着那张精致的面具。

手握三颗天魂珠,对灵魂状态的感应是无比敏锐的,可王峰从躺在床上这位八部众圣女身上几乎感受不到任何灵魂的气息,宛若一具只剩下了躯壳儿的植物人,这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灵魂受创,而是近乎湮灭的程度,换做普通人,早就已经可以宣布死亡了,但她的肉身却又还没‘死’。

此时她的呼吸声断断续续,气息相当微弱,但遗憾的是,即便是这已经无比微弱的气息,都不是吉祥天本身所散发出来的,给王峰的感觉,倒更像是一个‘带着呼吸机’的病人,有外力作用于她的身体和灵魂,在强行维持着她的生命。

换做旁人,想要感受到这一点已经很难,想要了解其原因就更难,但对王峰来说,这一切却是一眼就能看清的事儿,只因那吊着吉祥天一口气的东西,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难怪如此沉重的伤势都可以强行吊住性命,那是天魂珠的气息。

九颗天魂珠,目前世人已知的只有四颗,九神隆康手里有一颗,暗堂千珏千原本就有一颗,加上刚从美人鱼女王那里抢来的,千珏千已经有两颗天魂珠在手,最后就是圣主手中的一颗了。

至圣先师毕竟是人类,除了当年给过美人鱼一颗让其代为保管外,其他外族是没资格得到天魂珠的,因此帝释天即便贵为八部众之首,强为当时六大龙巅之一,但世人也从未想过他手里会有一颗天魂珠,或许也就只有隆康、千珏千这些同层次的人,心里有一点数而已。

但此时此刻在王峰的面前,这颗天魂珠自然是无所遁形。

那边侍女已经跪伏在地,将吉祥天那皓玉般的手臂微微托起,诊脉还是如今医者的主要手段之一,但王峰却微微摆了摆手。

这是灵魂消亡,可不是什么身体损伤,平庸者或许要多方观察才能下定论,但对这方面极其敏感的王峰来说,进殿时嗅到的那股煌煌天道残留已经可以看出一些东西,到这里再感受到天魂珠,其实就已经可以确定很多事儿了。

不过情况比想象中要更严重得多,王峰甚至直到现在都没感受到吉祥天的哪怕一丝灵魂。

当然,也是王峰不敢过度依赖天魂珠的缘故,毕竟帝释天就正坐在外面,倘若被帝释天发现王峰身上有天魂珠,那可就真成了送上门的羔羊,王峰可不觉得帝释天会因为他是来救人的,就放弃抢夺天魂珠的机会,毕竟对六大龙巅来说,这世上能真正吸引他们的东西,大概也就是天魂珠了。

此时王峰两只手指上微微闪耀着金光,在身前一阵疾风般眼花缭乱的动作,一个里三层外三层的六芒星符纹法阵构建、并固定在了空中,固定的法阵就像是实物一样,王峰伸手在那六芒星上轻轻扭转着,宛若某种高精密的机械,许多信息形成新的符号,从那六芒星中央慢慢反应了出来。

如此操作了两三分钟,王峰一挥手,空中的法阵消散。

情况基本已经弄明白了,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吉祥天的灵魂确实还没有完全消散,这应该要归功于天魂珠的功劳,看起来并不是吉祥天在出事后才得到天魂珠吊命的,而是在施展大预言术窥探天道之前,天魂珠就已经做好准备在‘保护’她了。

很明显,利用天魂珠的帮助,吉祥天跨越等阶强行使用了大预言术,原本有天魂珠的保护,些许的小预言是不会伤及她根本的,但大概是在天道中看到了某些让她触动的东西,让她一时冲动,进而不顾一切的祭祀生命去窥探未来,因此才遭受了天道反噬,也就是俗称的天谴。

这玩意儿是最可怕的,天道法则是九天世界的壁垒,触之如触神灵,看到天机已然是触动,说出来泄露天机更是大忌,必将被其反噬,宛若被法则审判,即便龙巅也是扛受不住的。

吉祥天不过区区鬼级,光是看到一眼便已遭受重创,但也正因为她只是区区鬼级,没得及将所看到的东西告知世人便已昏迷,没能泄露天机,再加上天魂珠替她扛下了很大一部分伤害,这才是她还能留下一丝气息的真正原因。

而坏消息的话,即便有天魂珠吊命,但仍旧无法阻止吉祥天的灵魂正在溃散的事实,如果继续这么维持下去,王峰估计吉祥天最多还有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床上的吉祥天安详平静,两个侍女已经将卷起的珠帘放下,王峰退了出来。

地上的黑兀凯、音符和摩童已经起身,此时规规矩矩的站在一边,看到王峰出来,三人都是同时看向他。

帝释天则是淡淡的问道:“有结果了吗?”

“大道天谴,法则所伤,修为不够是主因之一,但也正因为修为不够,未能窥探更多、未能泄露天机,才保住了一命。”王峰说道:“眼下虽有灵魂异宝吊住性命,但也仅只是缓解已经碎散的灵魂消亡的时间……三个月,如果没有别的办法,三个月大概就是吉祥天殿下所能维持的极限了。”

大殿里又安静了下来,王峰并不着急,话说到这份儿上就够了,用不着直接提起那就是‘天魂珠’,这毕竟是个帝释天并未公开的秘密,还是装着糊涂点好,至于三个月的所谓极限时间,身为天魂珠掌控者的帝释天是能自己判断出来的。

帝释天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个来自玫瑰的男子,王峰这个名字,他有点印象。

当然不是什么挑战八大圣堂又或是挑战圣城之类的破事儿,一堆圣堂弟子内部的争风吃醋,别说帝释天,就算是八部众的普通民众都不会太感兴趣;能让帝释天记住这个名字,第一次是因为融合符文,第二次是因为炼魂魔药,第三次则是前不久鲲族发生的内乱。

虽然仅只停留于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的程度,但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让帝释天都听说过名字,必然已经是相当优秀的人才,否则仅凭黑兀凯三人的举荐,帝释天未必会真让他进殿来。

现在看来,这小子确实是有些本事的,至少已经把吉祥天受伤的状况摸了个清清楚楚。

帝释天微微一笑:“那你可有什么救治之法?”

救治?

这样的法则伤势是最麻烦的,至少就王峰的所知来说,真要想有把握救活吉祥天,除非是有人能踏足神级的领域,才能有给她逆天改命的机会;要不然,集齐九颗天魂珠也行,毕竟传说中的九颗天魂珠本就是镇压世界的宝物,那自然也能镇压天道法则。

可这种话,说了跟没说一样,九天大陆这么多年了,除了王猛,又有谁真正达到过神级的领域?而集齐九颗天魂珠就更是扯淡了,隆康、千珏千这些人会把他们的天魂珠借给帝释天,真要有这面子,帝释天恐怕早都已经统御九天了。

当然,那是说肯定救好的情况,至于说试一试的话,王峰其实是有个法子的,但说实话,把握并不大,如果受伤的是其他人,或许试也就试了,但对方是吉祥天,说出口的话是要负责的。

王峰略一迟疑,终归还是缓缓摇了摇头。

帝释天的眼中看不出有什么情绪,坦白说,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已经让他很意外了,至于说没有救治方法,说‘没有’才是正常的,又不是无所不能的至圣先师,如果连天谴反噬之伤,都可以随口就扯出一套治疗之法,那跟信口开河有什么区别?

“此前已经有不少医者来看过。”帝释天缓缓开口,这算是王峰等人进殿后,他一口气说的最多的一段话:“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法子都有一些,我请诸方明日辰时于此会诊。”

说着,他淡淡的看了王峰一眼:“你也来吧。”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