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 1315.他的意志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路德警告过时松,而且是用“生不如死”这个词。

尽管希娜不太清楚贤者遗泽到底能起到何种效果,但是有一件事却是超克之力的拥有者记录下来的。

贤者遗泽的力量用尽之后,承载这份力量的容器往往会四分五裂。

超克之力拥有者,波导之力的拥有者都能通过触碰,看到一些残破的画面。

希娜的先祖看到的是,拿起武器袭击野生精灵的一位领主,手臂被强大的力量掰断,神智涣散。

制造贤者遗泽的大贤很了解自己的部族,更加了解人类。

作为调解人类与精灵的中间人,他见过太多的事情。

留下贤者遗泽本意是为了帮助自己人度过危机,然而强力的庇护往往会让这群人滋生过大的野心。

偏偏,与野生精灵相处,需要的是真心,而非野心。

因此,贤者在临终前选择站在了精灵一方。

他很清楚自己的馈赠在漫长的时光中被遗忘掉本来作用的可能性很大,成为某些人手中的武器可能性更大。

因此他要做的就是,亲自折断他们伸向精灵那一侧的恶。

唯有这样,才能让被冒犯的精灵感受到尊重,并让他们明白,这样的人在人类中只是少数。

为此,贤者为精灵准备了能够抚平怒火的歌谣。

那些已经埋葬在时间废墟当中的人与精灵和睦共处,一起和声歌唱的画面,足以让每一个精灵内心变得祥和。

抚平被激怒的精灵,接下来就是表达对精灵的尊重了。

贤者遗泽究竟能发挥出什么样的力量,取决于使用者本身向他传达的情感。

时松不明白这一点,他以为贤者遗泽是他的登天梯,实则…却是他训练师生涯的终点。

对精灵的恶念传达贤者遗泽的那一瞬间,迎接时松的便是他最想看从艾姆利多身上看到的情绪,愤怒。

来自远古时代贤者的愤怒。

到现在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松因为疼痛满脸通红,眼珠子布满血丝,眼睛死死地瞪着路德。

他的紧咬牙关,缓缓张开嘴,怒气冲冠地质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为了得到艾姆利多,你打算对我下手吗!”

时松直到此刻还不明白,那个只有他能看得见,被浅绿色光辉包裹,看不见面容,且一直漂浮在自己不远处空中的长发青年,正是那位贤者意志的延续。

路德什么都没有做,他受到的惩罚,都是贤者留下的诅咒。

出于自卫,抵御来自精灵伤害时,它是贤者遗泽。

出于恶意,试图用它伤害精灵时,它就是贤者的诅咒。

“还不明白吗,你认为贤者遗泽是武器,那它就是武器,不过只会伤害到你,却不会伤害到精灵。”

“时松,抬起头,看看你的精灵们。”

时松刚才一直在和自己完全不听使唤,已经被折断的手做着斗争,大脑快缺氧的他没精力观察四周。

此时听路德的话,他抬起头扫了一眼四周,而后,他面露惊恐之色。

时松能从外海的无法地带混下来,察言观色能力不差,对精灵的情绪与心理把握更是绝妙。

只一眼,他就察觉到,自己的精灵在疏离自己。

每一只精灵的脸上都浮现出茫然,犹豫,嫌恶,不耐烦的表情。

刚收服的那些精灵甚至对着他释放出了敌意。

哪怕是自己的王牌音波龙也是神情复杂,他分明就离自己很近,可是却不靠过来,帮助自己做点什么。

“那位贤者帮你抚平了艾姆利多的愤怒,同时也将自己的善意传达给了所有的精灵。”

“比起你,他的话语更让精灵们感到温暖,你觉得精灵们会不会开始反思与你在一起是否是个错误?”

如果说贤者遗泽失效,时松还能接受。

现在的情况却是,贤者遗泽十分有效,而且强大的力量不仅扭转了精灵对于自己权威的服从心,还令他们质疑起了自己的训练师。

刚才愿意以伤换伤,挡住刺龙王进攻的毒刺水母眼神冰冷,察觉到时松在暗示自己做点什么,他竟然恶狠狠地瞪了回来。

短暂的失神倒是让时松理解了自己当前的处境。

比起失败,时松他更无法接受自己众叛亲离的事实。

一个训练师能被自己所有的精灵怀疑,拒绝接受他的一切命令,这是耻辱,是比死还难受的事情!

又羞又恼的时松对着贤者意志所处的方向地大吼。

“你算什么贤者,竟然站在精灵一方帮助他们制裁人类?”

“你到底是人类的贤者,还是精灵的贤者!”

“哈哈哈,像你这样的人,恐怕为了精灵,连自己的后代都愿意丢弃吧?”

希嘉娜大踏步上前,对着被贤者的力量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的时松的脸,抬手就是一击勾拳。

这个场景倒是让路德想起了自己刚来这个世界时候欺负小朋友的情况。

也是很冲动,也是二话不说动拳头。

不过这次路德觉得希嘉娜动拳头没错,有些人天生是没道理和他讲的,他总能说服自己,总能把错丢在别人身上。

咒骂着贤者的时松身子忽然一抽,噗通一下,脸朝地,倒了下去。

路德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原本也想上手的,希嘉娜被打这仇他都没报呢,没想到贤者先让他闭嘴了。

对着失去意识的时松下手他可没兴趣,况且…

艾姆利多清醒之后,视线一直很飘,似乎是在跟随着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转。

“你能感觉得到吗?”

贤者遗泽留下的力量既然是贤者意志的延续,必然也就包含着他本人的情感,能被艾姆利多感知到很正常。

艾姆利多对着路德点了点头。

达克莱伊,沙奈朵不具备这样的力量,他们似乎也能看到,具达克莱伊说,只要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都能看到贤者的身影。

“强大的精神力啊…”路德苦笑,“我实在没有那种东西。”

“能告诉我他在哪吗,好歹是我们的前辈,我想表达下敬意。”

“想看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路德和希嘉娜的脑海中响起。

意识到这是艾姆利多在与自己对话,路德惊疑道:“我们,能看到?”

艾姆利多也不磨蹭,微弱的红光从她身体中绽放而出。

当这些光芒在暴雨中闪耀,无形之物也终于显露出了轮廓。

正如达克莱伊所描述的,这是一个看不见面容全貌,被绿色光辉包裹着的长发青年。

贤者遗泽的力量正在消散,腿部的轮廓已经消失,只剩下了点点绿光。

路德和希嘉娜恭敬地向这位没有留下名字的贤者鞠了一躬。

贤德之人总是让人钦佩,光是聆听他的事迹便会感到自惭形秽。

人类的历史中,正是有着一个又一个的贤者,才会使得人类与神兽,与精灵的关系愈发紧密,逐渐变成如今共存状态。

贤者的意志飘了下来,路德和希嘉娜都想要看清他的样子,然而意志终究只是意志,无法完美的复原贤者生前的样貌,因此路德只看到了一片雾气。

但是,在路德和希嘉娜都看到了他上扬的嘴角。

像是在为希嘉娜与路德阻止时松的举动感到欣慰。

像是在为千年后的后辈心中的善与爱而感到自豪。

就这么凝视了路德与希嘉娜好几秒,贤者的意志转过了身,望着无尽的雨幕。

被艾姆利多映照出来的绿光越来越微弱,贤者的意志就保持着这样一个姿势,呆呆地望着远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路德和希嘉娜没有打扰,站在雨中,陪伴着迟早会消散的贤者。

似乎有些惆怅的贤者意志猛然回头,对着路德与希嘉娜缓缓地举起一只手,还来不及等他表达出什么,凝聚起他身体轮廓的绿光就骤然消散。

就像是无数萤火虫四散而逃,绿色的光点组成的身躯支离破碎。

路德,希嘉娜,已经在场的所有精灵甚至来不及与他好好道个别,他就彻底消散在了天地间。

也是同一时间,承载着贤者遗泽的灰色石球出现了道道裂纹,“咔”地一下,碎了。

承载着一个贤者对后辈的呵护,对精灵的喜爱,对未来的美好幻想的贤者遗泽,又少了一个。

而这也许,是最后一个。

继承了贤者意志的他,在最后一刻,想要看到的是什么呢?

也许就是这被突如其来的暴雨遮蔽掉,这片土地千年后的美景吧。

可惜,突如其来的暴雨让他只能看到暴躁的雨点。

万幸,暴雨让他只能看到雨点。

阿尔宙斯的苏醒让这片土地的美丽变得晦暗,如果雨幕消失,贤者的意志只会看到荒败之色。

而这对于一个热爱这片大地上一切生命的人来说,未免也太残酷了一些。

路德用被雨水打得已经冰冷的手,小心翼翼地把贤者遗泽的石球捧起,用一个袋子密封好。

这是一位伟大的先贤所留下的宝物,路德会把它当回栖岛,保管好,让栖岛未来的训练师聆听它的故事。

时间已经埋葬,模糊了太多先贤的故事,他们的伟大也因为时间的冲洗而褪色。

可是这一次,路德不会让他再度埋没。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