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家娘子不是妖 > 第320章 到底是谁?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墓室内。

嗤啦——

厚重的石制棺盖被陈牧缓缓推开。

跟他之前见到的情形完全不一样,石棺里面依旧空空如也,而那朵半透明的神秘之花,却不见了踪影。

整座石棺就好像是新修建出来的。

棺盖下面,那幅与观山院二师祖长相很相似的人物图画,同样也没了。

“这破地方真的磨人心态。”

陈牧暗骂。

不过诡异的事情见多了,对石棺的异状陈牧并未太多在意,牢骚两句后便开始仔细检查。

“这下面也不是空的。”

陈牧用力敲打了几下棺底,又在缝隙边缘处细致探索过去,无奈摇头道,

“看不到有机关存在。也不晓得以前这石棺里究竟装的是谁,连尸体的影子都看不到。”

白纤羽微抿双唇,说道:“世上没有任何密室是无出口的,必然有离开的线索。这里既然是墓室,便以这石棺为主,以我的直觉来看,这石棺肯定有问题。”

“夫人说的对,那我再找找看。”

陈牧点了点头。

小蛇精苏巧儿干脆化成了蛇形进入石棺内,用自己的嗅觉进行探嗅。

可惜几人合力调查,始终没有新发现。

白纤羽怔怔的望着石棺,美眸微微浮动着奇怪的光泽,沉默良久后开口说道:“你们觉得,棺材是用来做什么的。”

云芷月看着她美丽如新绽玫瑰的容颜,轻轻眨了眨眸子:“用来装尸体的啊。”

苏巧儿也用力点着小脑袋。

棺材不装尸体,难不成装陈牧吗?

“那么现在棺木里没有尸体,该怎么办?”白纤羽平静说道。

云芷月挠了挠头,稍一停顿后怯怯道:“羽妹妹,你的意思是找来一具尸体放在里面,可问题是这墓室也只有我们四个人,总不能让我们牺牲一个吧。”

还是陈牧脑瓜子聪明。

他猛地拍了下手掌,兴奋道:“娘子的意思是,没有尸体,我们就来充当尸体,只要棺材里有人就行。”

“夫君很聪明。”

白纤羽轻仰美丽动人的脸颊,赞赏道。

叭!

陈牧却扭头在女人雪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嘻嘻道:“不,娘子才是最聪明的。”

女人红着脸白了他一眼。

这家伙总没个正经。

云芷月蹙眉:“所以我们得有人躺在这个棺材里,才会有出口的线索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进去躺着。”

陈牧迈步欲上。

“夫君,妾身先进去看看。”

生怕会出现危险,白纤羽连忙拽住陈牧手臂,不等对方回应,便进入了石棺内。

可刚准备躺下,却发现云芷月早先一步进入了石棺。

“云姐姐你出去吧,我一个人先实验一下。”

白纤羽无奈柔声劝道。

云芷月平静的躺在石棺内:“我是阴阳宗的大司命,对于阴阳阵法了解颇多,还是我先试吧。”

“我实力比你高,如果出现问题,我会比你更有把握逃生。”

“……”

两女争执不下,谁都怕对方遇到危险。

最后云芷月说不过对方,憋了半响后脱口而出:“我凶比你大,应该让我来。”

暴击+999!

白纤羽张了张,欲要反驳,可想起两人相互都‘了解’过彼此的尺寸。

一时之间,脸黑如焦炭。

好在看了眼苏巧儿那小旺仔,内心顿时平衡舒坦了不少。

姐还是有尺寸的。

就在两女争执不下时,陈牧将苏巧儿也抱进了石棺内,然后自己躺在最中间,搂住三女说道:“空间很大,咱们一起睡没问题,夫妻就应该同生共死。”

本就是一句随意的玩笑之语,可听在两女耳中却有了不一样的感触。

生而同衾,死亦同穴。

本就该如此的。

释然的二女相视看了眼,便乖乖的躺在陈牧的怀中。

“夫君,若以后你不在了,我会永远陪着你,与你一起奔赴黄泉,下辈子还做夫妻。”

或许是情绪渲染出了伤感,白纤羽声音呢喃。

云芷月没有开口,但美眸里漾着的坚定情态表面了自己的想法,是与白纤羽一样的。

苏巧儿也用力点着小脑袋。

见陈牧迟迟不说话,云芷月忍不住开口问道:“陈牧,如果……如果羽妹妹或者我死了,你会如何?”

白纤羽神情平静,但耳尖却悄悄竖起。

陈牧眼帘低垂,看着石棺外深幽的洞壁,缄默片刻后无比认真的说道:“我会找几个漂亮的新老婆好好活着,相信你们的在天之灵看到我过的好好的,一定会很安慰。”

“……”

数秒后,男人杀猪般的哀嚎声响起:“我错了夫人们,我跟你们同生共死,我错了……”

经过陈牧这么一捣乱,伤感的气氛瞬间被冲散了不少。

白纤羽唇角咬着笑意没好气道:“没良心的男人,回去后好好让你跪搓衣板!”

“羽妹妹让他多跪几天!”云芷月冷哼。

陈牧嘿嘿笑了笑,说道:“夫人们,能不能出去就看运气了,如果真死了,下辈子我绝对娶你们,至于谁想当大老婆,你们自己争吧。”

说完,便缓缓拉动了上面的棺盖。

本想恼骂几句男人,但看着石棺一点一点陷入黑暗,两女不约而同的紧靠住男人。

在棺盖掩去最后一丝光亮后,他们的心也随即紧绷。

一切陷入了死寂。

虽然石棺内的空气被隔绝,但几人都是修为之人,吐纳之术足以维持很长时间。

时间一分一秒的缓缓流逝。

静悄悄的冰凉石棺内,唯有陈牧他们的呼吸声回响着。

石棺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过了许久,见石棺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异动,几人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无比失望。

看来这个方法并不灵验。

或许只有真正的尸体放在里面会起作用,但总不能主动牺牲一个吧。

就在陈牧准备推开棺盖时,忽然身体一阵轻。

而原本不动的石棺也开始起伏。

就好像整座石棺被绳索吊起在了虚空之中缓缓漂浮着,偶然有风儿吹拂,左右摇晃。

起作用了!

石棺内的陈牧几人心中一喜。

陈牧想要开口说话,却陡然发现自己张不开嘴巴,无形中被贴封了胶带似的。

白纤羽三女同样无法出声。

就连身体也不能动弹。

此时的他们除了有鼻息间的呼吸声外,便宛若真正的死尸,一动不动的躺在石棺内。

“老天爷,希望别再出什么状况了,让我们出去吧。”

陈牧暗暗祈祷。

刚开始白纤羽三女在发现自己无法说话也不能动弹时,内心都难免有些慌乱。

但闻着男人身上的熟悉气息,原本不安的情绪又逐渐平复下来。

只要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哪怕是死了也无憾。

时间继续流逝。

这一次渡过的时间却无比的漫长。

几人在中途甚至都睡过去了几次,醒来后,石棺依旧浮动着,不知到底是什么状况。

感觉渡过了漫长的十几个时辰。

陈牧开始焦急起来。

如果就这么一直躺着出不去,迟早会成为干尸啊。

他闭上眼睛,努力运转体内的灵力想要恢复自由行动,可惜尝试数次后无一丝作用。

陈牧索性用意念召唤‘天外之物‘。

连续召唤数次无果后,陈牧不甘心放弃,拼着全力将依附于身体的黑液一点点逼出体外。

终于,在无数次失败后‘天外之物’有了一丝动静。

手臂上的黑色线状粘液慢慢的渗出皮肤。

可与往常不同,这一次召唤出的‘天外之物’很轻柔,就像是一缕缕沥青缓慢蠕动。

刚才吸收的神秘‘天外之物’,与以前融合的祭坛那个空间性‘天外之物’已经完美融合,陈牧的储物空间也被不知觉间被扩大了三倍多。

“是空间型的‘天外之物’?”

陈牧心下一动。

他深呼了一口气,用意念挥动着‘天外之物’朝着棺盖的缝隙攀爬而去。

渐渐的,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动了。

还没来得及欣喜,一股撕裂般的刺痛忽然涌现,大脑瞬间处于一片恍惚昏沉。

眼前的黑暗仿佛变成了黑色的棉絮,挤压着他的神经。

与此同时,小腹内燃起了一团火焰。

陈牧咬着牙想要起身,可灵魂似乎被一座大山给压着,整个身子渐渐泛起了霞色。

有一种最原始的冲动。

恍惚间,他的身体又飘了起来。

半眯半阖间,周围隐隐间似乎出现了一抹类似于烛光的亮芒,却看不真切。

又似乎有一朵朵彼岸花摇曳。

“娘子,这是幻觉吗?”

大脑昏沉的陈牧浑身发烫,下意识抱紧了右手边的白纤羽,将脑袋凑到对方的脖颈内。

鼻息间却是一股奇异的女人发丝幽香。

真的很好闻。

陈牧费力的掀起一丝眼皮,眼前是一张细腻的裸背,纤毫毕现无比泽润,曲线玲珑。

女人背对着他,看不清面容。

“娘子……”

他又合上了沉重的眼皮,将女人抱紧,吻向了对方。

而女人似乎也陷入了昏迷,周身的彼岸花开始绽放,红艳的如女人的贞洁之心。

……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牧终于幽幽醒来,浑身一阵畅快。

他发现自己依旧在石棺内。

黑漆漆的一片。

陈牧静心感受了下,发现石棺此刻处于静止状态,不再是刚才的晃动漂浮。

“娘子……”

陈牧拍了拍身边的白纤羽。

对方似在沉睡。

他又摇了摇云芷月苏巧儿,这两人同样陷入了昏睡。

陈牧努力将自己的另一只手臂从对方的身下抽出来,然后双手用力推动棺盖。

一丝丝光亮透射而来。

将棺盖打开后,陈牧起身环顾四周,发现他们竟然在一座神庙之内。

让他震惊的是,这座神庙竟是之前他和云芷月进入的那座神庙!当时他们还遇到了巨猿之妖。

“夫君……”

白纤羽三女也渐渐醒了过来。

不过她们在睁开眼睛的第一瞬,便全都红了脸颊,轻啐了一口扭过螓首。

陈牧一怔,这才发现自己一副赤果果的模样。

他尴尬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好像做了个梦,梦见和娘子……你们懂得。”

“不要脸!”

白纤羽红着俏脸瞪了一眼。

这家伙果然在什么场合,都戒不了那好色的本能。

云芷月下意识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见完好无损,悄悄松了口气,又有一丝失落。

唯有苏巧儿有些迷糊的喃喃自语:

“奇怪,之前好像感觉陈牧不在石棺内,可能是我出现幻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