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逍遥章 > 第五五九章 岳母看女婿(两章合一)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想吃啥,我让灶上去做。”

只是这一句话,沈逍那一心窝子的委屈就全都没有了。

大柱子只有鸡腿吃,他却能点菜!

这是什么区别,这是长工和主人的区别!

“吃什么都行,瑶瑶,你今天高兴吗?”

话音刚落,国公爷的肚子就不争气的轰鸣起来,沈逍的脸顿时红了,华静瑶笑弯了腰,拽着沈逍的袖子往外走。

“我带你去吃饭。”

“我高兴。”

“我也高兴。”

......

一树紫薇后面,昭阳长公主摸着平坦的肚子,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少男少女,轻轻地叹了口气,她也饿了,闺女问都没问,却跟着沈逍去吃饭了。

“殿下,您还传膳吗?”雪梨小声问道。

“雪梨啊,你说若是瑶瑶成亲以后,几天都不回来看我,那可怎么办啊?”

孕妇的神经都有点小敏感,昭阳长公主如今就是,明明这个女婿是她想要的,明明女儿的亲事也是让她满意的,可她心里这淡淡的失落又是哪般?

就像是亲亲苦苦种的白菜,好不容易养得鲜灵水嫩,却要被人抱走,可你还不能拦着。

“殿下啊,长公主府和永国公府只隔着两条街,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郡主若是不回来,您也能过府看她啊。”

昭阳长公主恍然大悟,顿时雨过天晴:“对啊,本宫也能去看她。”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不妥:“若是本宫每天都去,现在的马车就不能用了,要换驾小点的,还有那些仪仗,也都不能带着,衣裳也要多缝几套,不能太耀眼,唉,本宫都没有衣裳穿了,还有头面,雪梨,本宫要做岳母了,头面是不是也该再添几套了?”

雪梨在心里叹息,殿下的思维跳跃得也太快了,可无论怎么跳,最后总能跳到花花花,买买买。

“对,要多添几套庄重些的,您库里还存了两匣子祖母绿......”

......

温泉山庄的小厨房里,永国公沈逍亲自下厨,新出炉的定陶郡主捧着攒盒,挑着里面的糖果,时不时地给沈逍喂上一口。

没办法啊,总不能让沈逍饿着肚子做夜宵吧。

其实沈逍早就不觉得饿了,他现在只有甜,满心满肺满肚子的甜!

“阿逍,你尝尝这个蜜枣,李补儿最喜欢吃了,你帮我给她带点回去。”

“阿逍,这冬瓜糖好吃吧,尤嬷嬷亲手做的,她说我娘小时候爱吃这个,我也爱吃。”

“阿逍,这花生裹了蜂蜜,你尝一颗......”

沈逍觉得吧,他长到十八岁,最幸福最甜蜜就是此刻了。

吃着喜欢的人喂的糖,给喜欢的人下厨,他要感谢司徒娇,如果没有司徒娇,他就不会学会做菜,也没有机会做给瑶瑶吃。

两人在厨房里足足腻歪了一个时辰,才各自捧着一碗馄饨坐到廊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视一笑,埋头吃馄饨,吃了几口,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再相视一笑,只是这次不再埋头吃自己碗里的馄饨了,而是把我的喂给你吃,你再把你的喂给我吃......

猫小狸趴在对面的飞檐上,打个哈吹,站起来伸个懒腰,决定不等那个没良心的小姑娘了,它要自己回去睡觉了。

“那里好像有只猫......”

“是小狸,你下次做菜时给它煮碗鸡胸肉。”

“它是小狸,那我是谁?”

“你也是小狸啊,我的小狸......”

次日一早,沈逍在客房里醒来,看着来服侍他起居的小内侍,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平安和喜乐在哪儿?

平安和喜乐昨晚没有来,一直没有来!

沈逍想起两年前,他出事的时候,也是和平安喜乐失散了,这两个傻子,该不会又要天南地北去找他吧。

不,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

平安喜乐是知道他会来温泉庄子的,即使找不到他,也会先来庄子里看看,可是他们为何没有来?

温泉庄子并不难找,毕竟这是皇家园林,当地人全都知道这个地方。

沈逍正准备出去看看,一名内侍跑过来,道:“国公爷,长公主殿下有请。”

沈逍暗叫一声惭愧,昨晚到的时候太晚了,便没有惊动昭阳长公主,现在当然要先去给未来岳母请安。

沈逍跟着内侍向昭阳长公主的寝园走去,路上遇到两个黑黑壮壮的少年,沈逍想起来了,这两个是史丁手下的如花和似玉。

“我的小厮平安喜乐可能迷路了,你们和郡主说一声,看看能不能派人先去找找。”

做为过了明路的准姑爷,沈逍知道这个时候要打赏,可是他出来的仓促,身上没带封红,索性掏出两张十两的银票,赏了出去。

如花和似玉每人得了十两银子,高兴极了。

他们每月的月例也只有一两。

原本他们是被选出来给郡主当面首的,现在看来,跟着新姑爷比当面首更有钱途。

昭阳长公主这阵子整天很饿,越饿越吃,越吃越吐,心情烦得很。

昨晚想吃肉沫卷子,今早肉沫卷子端上来,她吃了一口就恶心,这会儿只想那会儿在折芦巷华毓昆亲手做的小黄瓜蘸酱。

温泉庄子里没有小黄瓜!

昭阳长公主很委屈,她怀了孩子要偷偷摸摸,现在想吃小黄瓜也没有。

更委屈的是,华毓昆还要留在折芦巷守孝,都不能过来陪着她。

沈逍进来的时候,昭阳长公主嘴里含了话梅,总算能正常流畅地训斥准女婿了。

“你们刚刚指婚,只是指婚,不是成婚,你大晚上跑过来,瑶瑶的名声怎么办?”

沈逍低着头,卑微到尘埃里,昨晚瑶瑶就叮嘱过他了,长公主这阵儿脾气不好,动辄就会发火,她发火的时候,你千万不要解释,等她把火气发出来,也就没事了。

“你多大了,十八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做事还是这般冲动,你让本宫如何把女儿交给你?”

“你看看你,一年到头就是这么一两身衣裳,黑不溜秋的,你是要膈应谁?”

“还有你的病,别以为没有犯病就是没病了,谁知道你哪天又病了,还要让本宫的女儿侍候你。”

“你来就是要气死本宫吗?出去出去,别在这儿让本宫看着碍眼。”

沈逍松了口气,果真如瑶瑶所说,长公主殿下骂够了就让他出去了。

沈逍施礼,倒退着出去,却没敢真的走,站在廊下又等了约末半盏茶的功夫,里面便传来昭阳长公主的声音:“来人,传永国公过来!“

沈逍重又面无表情地进去,再次郑重施礼,就像方才他没有来过一样。

“你叫本宫什么?”昭阳长公主问道。

“殿下......”沈逍很奇怪,刚才进来时他也是这样称呼的啊。

“还叫殿下?傻小子,果真是个嘴笨的。”昭阳长公主用帕子掩着嘴轻笑。

沈逍......

这待遇改变得有点太快,沈逍有点跟不上。

但他立刻跪倒在地,规规矩矩磕了三个响头,两侧的丫鬟全都看呆了,她们忘了给永国公拿垫子,永国公就是真的三个头磕在地上了。

“小婿拜见岳母大人,岳母大人福寿金安。”

昭阳长公主格格地笑了起来,对雪梨说道:“你看看,这孩子多懂事儿,去,把那条玉带拿来。”

本朝一品官员或超品公爵方可用玉带。

昭阳长公主的府里自是不会有这东西,显然,这是特意为沈逍准备的。

雪梨捧上一只锦盒,锦盒里是一条式样古雅的玉带,雕工精致,玉质白润,低调而奢华。

“小婿谢岳母赐。”

沈逍再次施礼谢过。

昭阳长公主笑得眉眼弯弯,问道:“你们府里应该有懂得各项礼数的人吧,如果没有,就从礼部借两个人,既然已经指婚了,接下来的流程也该走起来了,小订大订,这一项项的,都要有专门的人负责,你肯定是不懂的。”

“是,小婿回去就安排。”沈逍恭身说道。

看着沈逍恭恭敬敬的模样,昭阳长公主心情大好。

所以说啊,还是要生女儿,否则怎能看到冷艳不可方物的永国公低眉垂目的样子?

“嗯,这过礼的事儿,我们这边儿会有乔长史和你们接洽,你们永国公府也是几百年的家业了,想来娶媳妇的银子也是有的,对吧?”

沈逍忙道:“有的,肯定有的。”

“那就好,本宫的女儿从小就是养尊处优,本宫可不想让她拿嫁妆去贴补夫家,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是,瑶瑶的嫁妆都是她的,我的也是她的,过几日我就让人把府里的帐册送过来,让瑶瑶帮我先管起来。”沈逍老老实实地说道,天知道他还担心华静瑶不肯管呢。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过些日子大皇子大婚,本宫和瑶瑶要回京城,在那之前,你那边的人,要先和乔长史这边把大定的事说好了。”

昭阳长公主心情不错,恨不能这会儿就把聘礼也一并定下来,可是想到沈逍应是个什么也不懂的,便又算了。

她挥挥手:“行了,下去吧,瑶瑶在这儿也挺寂寞的,你去哄哄她吧。”

沈逍应声退了出去。

这一次是真的可以放心了,沈逍心情好得想要飞起来。

丈母娘这关是过了,还有岳父,对了,他原本是想向华三老爷提亲的,可是皇帝没让,现在直接赐婚了,华三老爷会不会对他有意见,认为他轻视岳父?

沈逍想到这里,便觉得不能在庄子里多待了,他去和华静瑶说一声,便先回去,过两日再过来。

沈逍信步走到昨天见过华静瑶的那个园子,刚好撞上走出来的华静瑶。

“咦,你见过我娘了,我娘没有难为你吧?”

华静瑶一眼瞥到沈逍手里捧的匣子,便猜到这是刚刚得的赏赐,却没像往常那样好奇地去看,而是说道:“没难为你就好,平安和喜乐被人扣住了,我正要去找你。”

沈逍一怔,他之所以让如花似玉去找人,也只是以为平安喜乐迷路了而已。

“扣住?怎么回事?”

华静瑶叫了似玉过来,说道:“你和国公爷说吧。”

似玉忙道:“回国公爷的话,小的和似玉出去找平安喜乐,可是却没有看到人,便想到附近的村子里问问,或许昨天太晚了,他们在村子里借宿了。我们到袁各庄的时候,村子里闹哄哄的,却见平安喜乐被绑在村子里的老槐树上,小的连忙去问,村里人说夜里死了人,就是被平安喜乐杀死的,小的便让如花在那儿看着,自己个儿回来报信了。”

沈逍问道:“袁各庄?是不是村口立着四座石牌坊的?”

昨晚,他来的路上,的确是途经一个村子,夜里看不清楚,没有看清村口的村碑上写的什么,但是却看到了离村碑不远那四座大牌坊。

“对,没错,袁各庄有四座大牌坊,全都是贞烈牌坊。”似玉说道。

华静瑶微微蹙眉,那天她来的路上,一直都在马车里和公主娘拌嘴,连路上的景色也忘了去看,刚刚听似玉说起袁各庄,却没有想到,这袁各庄还有贞烈牌坊。

“死的是什么人?该不会是女子吧?”

闻言,似玉那张虽然黝黑但是五官精致的脸,就皱成了一团:“郡主说得没错,袁各庄里死的就是女子,不但是女子,而且还是个寡妇!”

华静瑶沉下脸来,说道:“把你知道的全都说出来。”

似玉知道得也不多,他和如花听了几句,就知道这事必须要回来报给郡主和国公爷,这不是他们两个能处置的。

“村里人说早上看到那寡妇的门敞开着,有人就好奇看了一眼,结果就看到平安喜乐和那寡妇一起赤身果体躺在院子里,那寡妇死了,一看就是被平安喜乐奸杀的。”

“他们没有报官吗?”华静瑶沉声问道。

似玉摇头:“他们没说要报官,就是说要等太爷回来执行家法,太爷去小党庄走亲戚了,已经派人去接了,小党庄离袁各庄有二十多里路,这会儿应该还没把人接回来。”

华静瑶嗯了一声,对小艾说道:“让杨晴快马加鞭,回京请骆四姑娘过来,再让史乙去顺天府,把尹捕头请过来,这里还属顺天府管辖。”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