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红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禹道乾坤 > 第二百零二章布娃娃大将军
一秒记住【血红小说网 www.xuehongxs.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百多年前灵皇失踪,卫少君和几位心腹重臣召集臣子俑们商议。

那时,鼓声响起。海量怨念爆发,有三位武圣当场魔化,无差别攻击其他同伴。

……

溧阳侯泥俑带着二人缓缓走在甬道中,讲述当年的往事:“我和其他几个武侯因为身份缘故,那场朝会没有参与,勉强逃过一劫。”

“后来卫师兄等人的灵神从隔壁赶来,联手将怨气镇压。但因为找不到陛下,我们只能勉强维系帝宫运行。”

“三百多年来,魔气冲击越来越强。卫师兄等人的灵神陷入沉眠,泥俑分神已经抗不住魔鼓的力量。所以,必须找到王爷的泥俑。”

找高阳王的泥俑?

彭禹表情十分怪异。灵皇对高阳王恨意那么深,在灵皇宫搬出他的泥俑,这是要打灵皇陛下的脸吗?

颛云也是这等想法。

就算他再偏袒自家老祖宗,几次三番借助老祖宗的力量探索灵皇宫,也不敢贸然搬出高阳王的泥俑。

天知道泥俑出来,会不会把灵皇残念惹怒,届时魔化加剧,大家同归于尽。

“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但想要解决那面魔鼓,必须由王爷出面。那面鼓……”泥俑脸上露出忌讳和恐惧的神情。

“那是一件魔道至宝。”

说到这,溧阳侯望着少年和青年。

青年是老上司的后人,芝兰玉树,卓然不凡。而另一位少年,脑后浮现圣王光辉,还有陛下当年的黑戒,显然是乾坤道统的继承人。

恍惚间,溧阳侯从他们身上看到年轻时候的陛下和王爷。

自然,他把解决灵皇宫麻烦的希望放在他们身上。

只要他们找到王爷的神像,请来王爷的灵神镇压魔鼓,一切就平息了。

……

走到甬道尽头,溧阳侯带领二人穿过墙壁。

玉璧荡漾涟漪,当二人走出其中,被眼前的一幕场景惊呆了。

白云苍狗,绿水青山。

眼前是一片广阔浩渺的神州世界。

“欢迎来到太玄法界。这是地宫运行的中枢,也是供养我们的香火世界。”

磅礴的仙气涌入体内,彭禹恢复冷静。

是啊,既然厉皇的帝陵自成一界,灵皇的帝陵为什么不能藏着一个大世界?

以世界供养帝陵,也算是昆吾氏的惯例。自己那便宜老爹,不也有烈门、华灯二界吗?

“前辈,这个世界是灵皇陛下开辟?”

“对,这是陛下开辟的世界。当年陛下散功,本命乾坤界一并毁灭。但后来他以昆吾神通重新构建,成为地宫中的供养大世界。论等级,这可是一个天级大世界。”

不错,这是一个真正的仙庭世界,比彭禹晋升后的太微洞天更加完善。

泥俑化作巨人相,手掌托着二人在云空行走。

“陛下的帝灵入主此界,建立神庭。命我等泥俑人在此界享受香火,化为神人。直到三千年前的那场大变,陛下失踪——哦,对了,这里和外界的时间是十比一。”

因此,地宫三百年前,等同太玄法界的三千年前。

“从那之后,神庭失主,从天穹隐匿。人间修行者失去神庭引导,逐渐走上外道。”

颛云、彭禹从云头下望。

一座青山脚下,两个修仙门派为争夺一颗仙草大打出手。一个门派凭借祖上法宝,将另一个门派屠灭,鸡犬不留。

颛云暗暗皱眉,他察觉到血腥杀戮之气缓缓飘起,落入冥冥之中消失。

彭禹看着那个门派前往另一个门派山门,掘地三尺把所有家财统统卷走。

不远处,一座大山崩塌。却是某位修行者将山中灵脉摄走,导致山体崩塌。剧烈的地震害得方圆百里百姓纷纷遭殃。

再往远处看去,一个元神境界的道君正在人间抓捕纯阴之女作炉鼎。

……

“这个世界……”彭禹颇有些一言难尽:“你们不管吗?”

“眼下我们自身难保,神庭隐匿三千年,还能管什么?”

溧阳侯带二人来到云空深处。

那里有一片金色云海。但云海上空浮现一面玄鼓虚影,牢牢镇压云海中的巍峨宫阙。好些神人在宫阙奔走。时不时有神人魔化,然后被锁链拉入金阙深处封印。

看到比前番更加缩水的金色云海,溧阳侯忧心忡忡:“时间不多了,必须尽快找到王爷的泥俑。”

突然,云空雷霆震响,千丈银芒劈向三人。

溧阳侯挥刀打碎银芒,大喝道:“王琛,你想做什么?”

“哼!”云雾中,金甲神人若隐若现。他收回金剑,冷笑道:“别打歪主意,我们神庭的事,轮不到你这外人操心!离神庭远点!”

外人?

彭禹和颛云看向溧阳侯。

泥土做的脸庞十分难看,溧阳侯怒叱:“本侯是外人?成啊,那你们折腾三百年,也没见找回陛下!”

“嫌弃本侯多事?有本事你们把陛下找回来啊!”

“你这外人知道什么?”金甲神人大怒,仗剑杀过来。

溧阳侯也不惧怕,挥刀迎上去:“是啊,本侯不知道。但你们知道什么?当年核心宫殿发生了什么,你们查出来了?”

“连魔鼓都应付不了,还不肯让王爷出手,你们是要自己找死吗?”

王琛也是灵皇塑造的泥俑。但比起溧阳侯这种武圣,他只是一尊神通泥俑。

不过,他比溧阳侯有一个优势。

溧阳侯的灵神沉眠在孙家祖地,泥俑只是分灵,无法和本体沟通。但王琛死后陪葬灵皇宫,魂魄被灵皇拉入泥俑,享受太玄世界的香火,羽化封神。此刻的金甲神人不仅仅是泥俑,更是具备完整魂魄的存在。

凭借魂魄完整的优势,和武圣泥俑竟打了一个平分秋色。

彭禹和颛云对视,赶忙上前劝阻。

起初察觉彭禹的存在,王琛后退几步,想要对昆吾氏的后代神王行礼。但转眼看向旁边的颛云,脸色大变。

“颛孙氏的人?”

不假思索,巨剑引动九天神雷,密密麻麻的雷光轰向颛云。

扑面而来的雷霆化作成百上千道诛仙神雷,颛云赶忙抖开袖子,茫茫紫气吞没天空,将雷光收走。

“好小子,竟然是仙武同修?”王琛蔑笑道:“我还以为,你们颛孙氏敢来地宫,是又出了一位‘高阳王’呢!”

剑式再起,天空为之色变,更强横的雷霆从太玄云海上空引下。巨剑表面已然多出一丝紫意。

溧阳侯看到这一幕,失色道:“王琛,你疯了吗?他只是一个后辈的孩子,你怎么连紫霄神雷都拿出来了?”

他不敢怠慢,催动全力御使刀芒。

同时对颛云二人道:“你们速去!王爷的泥俑就在太玄界地底。”

彭禹抓住颛云手腕,施展瞬移之术离开。

虽然太玄法界自成一系,彭禹很难传送到外界,但在太玄法界内,还可以施展短距离的空间移动。

二人来到千里之外的一座荒山。

望着千里之外的战斗异象,彭禹意有所指:“看样子,灵皇宫内有派系争斗。”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哪怕死了也不能安生。更何况,背后还有一面魔鼓。”颛云沉声道:“你发现了吗?这座太玄界已经被魔化了。”

“感觉到了。下界人心思变,不再祭祀神庭。修行者尔虞我诈,全无道德之风。就连这些神人,也动辄情绪大变,大打出手。”

二人又在人间转了一会儿。

看到一些神人于下界作威作福,行事比那些修行者更加残酷。有一位神人直接开了一座后宫,收纳三千佳丽。还有一位神人霸占大湖,强逼凡人日日供奉自己。

甚至神人之间也有战斗,也有自己的势力派系。

彭禹二人聪慧机敏,很快就把太玄法界摸清楚。

自灵皇失踪后,神庭隐匿,诸神下凡,逐渐形成五个派系。

卫少君作为灵皇天师,带领一部分心腹重臣维系神庭运转,王琛便是其中一位。

另一位天师锦光真人和武将们联合,打算在下界重立新神庭。

溧阳侯泥俑,和其他几位武侯因为忠诚于高阳王,被两大派系联合排挤,处于边缘地带。这些年,连收集香火都很难。

第四个势力和高阳王世子有关。那些罪臣无法享受香火,没有泥俑化身,很难在太玄法界内随意活动。

而最后一个派系,与其说是一群人,倒不如说是一位神明。那是一位神秘的存在,人间找不到他的信息。就连一些神人都不了解他的存在。只知道那位神人可以来去太玄法界和地宫之间。甚至在众人联手探索核心地宫时,那位神人突然出手惊走四大势力。并警告四路人马,不可擅入灵皇核心寝宫。

得知五大势力后,彭禹二人聚在一起合计。

“殿下对这些势力怎么看?”

“俱是乱臣贼子!”彭禹面目肃然:“日后禀报父皇,要代高祖爷好好清理。”

灵皇失踪,如果和魔鼓有关。那么最简单直接的办法,是传信出去,请人过来探查。

当代神皇、历代帝灵,哪个不在意灵皇的安危?

但是这些臣子打着忠臣名义,却死活不肯把消息传出去。这真是为了灵皇好?

“卫天师和锦光天师心思难以揣度。但溧阳侯作为九阳神侯一系,高阳王亲信,在灵皇宫受到打压。他们真是为了救助神皇,还是仅仅为了救出高阳王的泥俑?”

彭禹直直看着颛云。

大公子撇开头,继续问:“关于高阳世子,你怎么想?”

“你家老祖,孤能怎么想?”彭禹嘲笑道:“天知道他会不会打算再背叛高祖爷一次。反正背叛对你们家,不是家常便饭吗?”

颛云沉默不语。

除却最后那位神人之外的四个势力,他也报以警惕之心。甚至对这四路人马的心思,他有一些揣测。

“灵皇陛下失踪,但灵皇宫藏有无数机缘。如果有灵神得到机缘,或许能返生复活?两位天师各带一路人马,或许便有这个打算。”

“至于泥俑前辈……”

对溧阳侯泥俑,颛云可没愚蠢到,真把他当做初代溧阳侯。

只是一个具备溧阳侯思维的泥俑罢了。

他一心想要找先祖的泥俑,或许有平定魔鼓之乱的想法。但也为了自己的处境能更好一点。要是高阳王泥俑出现,灵皇宫中何人是其对手?

彭禹:“我们要是帮他找高阳王泥俑,会直接打破太玄界的平衡,届时两位天师不会放过我们。”

在彭禹和颛云眼中,这些死人的争斗和他们无关。

他们联手闯地宫的目的,只是为了寻找救助颛阳的药物。

关于魔鼓之事,他俩都不上心。

天塌下来有神皇顶着。

等他们找到仙药,出去后就把消息告诉神皇。

届时,神皇自会过来解决。

“所以,我们暂时先离开?”

“留在太玄界也没什么用。反正,我是不会去碰高阳王泥俑的。”彭禹很清楚,高阳王泥俑哪怕只保留生前十分之一的力量,就足够把太玄界所有人压服。

那时候,他们俩也只能乖乖听话。

“所以,我们离开这里?但我们出去之后恐怕很难在地宫中庭行走。这里的泥俑太多了,而且实力一个比一个强。”

“关于这一点,我想到一件事。”彭禹掏出一个布娃娃:“高祖用泥俑将生前臣民还原,这些泥俑傀儡拥有自己的阶级,自己的意识。”

“那么,如果他们碰到比自己更高阶级的傀儡,会怎么样?”

颛云打量彭禹手中的布娃娃。

五色碎布缝制的布娃娃闪动大眼睛,静静看着他。

“这也是灵皇出品?”

“对,而且很有纪念意义。”

彭禹驱使布娃娃,率先前往附近一座神庙。

这座神庙居住着一尊神人,是昔年灵皇身边的宦官。

来到庙门口,彭禹大咧咧指着大门,颐指气使道:“颛云,去砸门。”

颛云看了他一眼,反手一掌打碎神庙大门。

“谁?”神人立刻冲出来。

正要发怒,可他马上看到少年面前悬浮的布娃娃。

看到布娃娃的一瞬间,神人表情僵硬,很快恢复泥俑之态。

这是一尊等人高的泥俑,他双手下垂,摆出一副听候差遣的姿态。

连一个宦官都有神通之境啊!

颛云暗暗惊叹灵皇的泥俑造诣。

这时,彭禹操控布娃娃飞过去。

布娃娃在泥俑头顶拍了一下,泥俑乖乖带着二人脱离太玄界。

回到地宫,那尊泥俑滑行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不敢再有所乱动。

“看来有门。利用高位傀儡的确可以压制他们。”彭禹若有所思:这么看,溧阳侯想要找到高阳王的泥俑,不仅仅是为了应付魔鼓,也是为了抢班夺权?

按照泥俑的等级制度,高阳王的泥俑无疑是百臣之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灵皇本人不在的情况下,可以凭借泥俑自身的等级,强行压制其他泥俑。

彭禹抱着布娃娃,大踏步往另一条通道走。

在通道两侧,两尊剑士俑刚亮出青铜剑,立刻便收了起来。看到布娃娃,他们也默默退下,乖乖站在两侧。

布娃娃趾高气扬的,带彭禹二人穿过一个又一个通道,最终来到核心寝宫。

在这座宫殿大门后,就是灵皇的棺椁。那里躺着一位不甘死亡的帝尸。

来到这里,颛云忍不住往左侧看了看。

看到左侧通道边的血迹,他瞳孔收缩,连忙问:“殿下,你这只布娃娃到底是什么来历?”暗中,他出手抹掉那串血迹。

“这是灵皇最初的傀儡,象征意义极大。按照傀儡术体系,这就是灵皇的傀儡枢纽,是傀儡大军的首脑。”

这是孤苦寂寞的孩时灵皇为自己制作的“朋友”。

后来灵皇希望这个布娃娃代替自己保护厉皇,倾注了他自己的心血。

这只布娃娃,是灵皇自己的化身。

收起布娃娃,彭禹望着眼前大门:“颛云,你能打开这扇门吗?”

“可以试试。”颛云上前,仔细打量金色巨门。

喵——

细微的声音响起,二人同时一惊。

彭禹抽出匕首,颛云手中多出一把折扇。

同时望去,那是一只黑猫。

它舔着手,正用琥珀色的瞳孔望着二人。

但似乎察觉二人身上的杀意和戒备,它吓得赶紧往后跑。

看到黑猫跳起,然后落在一个人怀中,彭禹二人更加警惕。

他们根本察觉不到那个人的气息!

脚步声缓缓响起,越来越近。

二人看到那个人的容貌。

下意识的,彭禹又掏出布娃娃。

但布娃娃对这个人没有感觉。

那是一个和彭禹差不多高的少年郎,他抱着黑猫,一边安抚,一边望着二人。

先是彭禹,然后目光落在颛云身上,少年轻声道:“这扇门不能打开。”

颛云默默后退,走回彭禹身边。

看到彭禹惊恐无比的表情,他心中苦笑。

没错,他也很慌。

闯墓最怕什么?

最怕碰见正主自己跑出来。

眼前这个少年,和颛云在家族密室看到的灵皇画像,几乎一模一样!

彭禹多次吸收灵皇记忆,显然也认出来这个少年。

这不就是灵皇吗!

他不是失踪了吗?

二人心虚,但面对“灵皇”正主,根本生不起半点逃跑的念头。

这一刻,他们二人心意相通,迫切希望高阳王再过来找灵皇打一架,给他们制造逃跑的机会。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